“我不怕苦,我想成‘角儿’”(听见中国④)

2019-06-15 12:22:05 51

  “我不怕苦,我想成‘角儿’”(听见中国④)
  ——晋剧“娃娃班”的故事

 “我不怕苦,我想成‘角儿’”(听见中国④)

照片说明:

  ①宋新齐独自一人在湖边练功。

  ②常玉梅晨起练功。

  ③张亚琦穿上戏装。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这句话对于常玉梅、张亚琦和宋新齐这3个孩子而言,不只是一句励志格言,还是生活现实。作为山西戏剧职业学院“娃娃班”的学员,这3位不到16岁的孩子正在学习一门原汁原味的山西本土艺术——晋剧。

  晋剧又被称为山西梆子,兴起于山西中部,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北方的一个重要戏剧剧种。晋剧特点是旋律婉转、流畅,曲调优美、圆润、亲切,道白清晰,具有晋中地区浓郁的乡土气息和独特风格。

  在晋剧的发展历程中,科班起了重要作用。因为在晋剧科班中学戏的以小孩居多,所以一些晋剧科班又被戏称为“娃娃班”。晋剧演员的成长之路是异常艰辛的,在科班中学戏的6年被孩子们称为“魔鬼的6年”。不过大多数学徒还是咬牙坚持到了最后,因为在他们心中始终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站上舞台,成为“角儿”。

  “就像收到了一个宝贝一样”

  2018年10月,秋意渐浓。

  街道两侧叶落缤纷,此时的山西太原,空气中已有了一丝寒意。

  早上6点,穿着练功服,身披一件防风外套的宋新齐走到了太原迎泽公园的湖边。清早的公园行人很少,除了风声和水声几乎听不到其它声音。这样的环境正好适合练功。

  宋新齐在戏校中学习的是花脸这个角色。晋剧的角色中,按照传统分为生、旦、花脸三大行。其中花脸也称净、黑头。花脸还分为大花脸和二花脸,角色多为相貌、性格、品质特异的人物,且均以面部勾脸(即在面部勾画各种颜色的脸谱)为主要标志。大花脸,偏重唱、念、做,举止稳重,主要扮演身份地位较高的人物,如包拯、曹操、徐彦昭等。

  13岁的宋新齐就曾扮演过包拯和曹操。为了精进技艺,宋新齐会在每天早上6点准时来到湖边练功。只见他把髯口(一种长须道具)在耳边挂好,左腿抬高过头顶并用手把住,右腿独立,右手只手擎天——这是标准的起手练习动作。

  衣衫单薄的他在湖边微微有点受凉,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稚嫩的小脚站在已经起皮的木板上,艰难地支撑着。由于重心不稳,身体不时地前后晃动,这样的姿势想必是难受的,可小新齐一句话没说,依然紧皱眉头咬着牙默默地坚持着。

  大大的湖面上倒映着他小小的身影。左脚坚持不住落地了,那就再来;右脚站不稳摔倒了,爬起来再来……难以想象,在过去的几年中,这样一个身材瘦小的孩子每天早上都在这里独自一人进行着如此刻苦的训练。

  “刚报考戏校那会儿,快出成绩时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宋新齐对本报记者说,“过了几天学校给我爸发信息说我被录取了。当时我高兴得心都要飞到天上去了。能接触到戏曲行业,我感觉开启了一个崭新的人生。”

  “在戏校里学戏的很多同学都有自己的故事,”学习小旦角色表演的14岁小姑娘常玉梅对本报记者说,“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我姑姑发现了戏校的招生信息,然后就告诉了我爸。一家人商量并征求我的意见之后,我就转学来到这里。”

  “我小的时候就喜欢演戏,”学习老生角色的15岁小女孩张亚琦说,“5岁时,我会在家里的炕上突然来一个单膝跪地,然后大声说‘拜见将军’。大人们说我天生就是个晋剧演员。那时候我年龄还小,不明白什么是晋剧。后来我知道了,山西本土的戏曲叫做晋剧。它的演员扮相和声腔特别神奇。在现场听了好几次之后,我心里很震撼,于是我就开始琢磨怎么才能考上戏校。”

  “我把一切都抛在脑后,就是想学戏,”张亚琦说,“我妈很生气,责备我怎么不好好上学,成天异想天开。但是我态度很坚决,我说戏校我非上不可。”僵持了一段时间以后,母亲最终选择了妥协。

  但是在参加完戏校的录取考试之后,张亚琦却非常紧张,因为她迟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张亚琦说,“别人都收到了,就我没有。我越来越紧张,担心自己没考上。突然有一天,这份录取通知书‘从天而降’,那一刻我高兴坏了,就像收到了一个宝贝一样。我每天都会打开看一看,然后再放回床底,生怕丢了。”

  “没有体会就不知道有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