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如何变得“人见人爱”?单霁翔解读背后奥秘

2019-06-27 18:06:03 107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26日电(记者 上官云)“近年来,这座古老的宫殿愈益以年轻、时尚、亲和的姿态呈现于世人面前,不复古板,不再隔绝,不作高深之态。”2018年,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单霁翔获得“年度文化人物”,颁奖词上写了这样一段话。

  许多人也的确认为,单霁翔就是故宫“不作高深之态”的推动者。在任期内,正是这位幽默又“萌萌哒”的院长通过一系列举措,让古老的故宫变样,开启了人见人爱的“网红”之旅。

  “管理革命”:从拥挤到舒适参观

  25日,当脚踩老布鞋、身穿白衬衫的单霁翔现身清华大学“未来已来”系列讲座现场时,全场瞬间掌声雷动。虽然退休了,但他依然能在不同类型人群中,收获着同等的喜欢。

资料图:单霁翔。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资料图:单霁翔。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单霁翔在2012年成了故宫博物院的“看门人”,“以前听说这里拥有世界最丰富的文物藏品,是世界来访量最多的博物馆,可我真正成为故宫一员后,却发现这些世界之最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故宫正门明明有三个门洞,买票的观众只能走两边的小门,中间的门走贵宾车队。”有一回,单霁翔被一位东北来的老大爷拉住了,说一辈子就来一次故宫,非要从正门进,弄得他哭笑不得,给老人做了半天思想工作。

  故宫需要扩大开放,让沉睡在库房的文物呈现在观众面前,让观众有尊严地看展览、感受到博物馆的魅力,这是单霁翔定下的第一个小目标。

  在调研的基础上,故宫实行全网售票,改变安检程序,节约观众时间。同时开始“削峰填谷”,引导人们错时参观,每天限流八万人,参观舒适度大大提升。

  “如果要以观众方便为中心,我们过去几十年的管理方法要重新审视 ,该改变的还要改变。”单霁翔说,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组合拳打出去,拥挤的故宫广场有了改变。

  解决小问题:让观众有尊严地参观故宫

  环境变好了,单霁翔觉得这下观众应该舒心了。但很快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

  “许多人第一次来,找不到方向。”他赶紧安排做一批统一的标识牌,搁在观众们的必经之处,同时设立电子标识牌,滚动播放展讯,还研发了自动讲解器,连粤语闽南话都有。

资料图:单霁翔。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资料图:单霁翔。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工作不忙的时候,单霁翔喜欢在故宫里溜达。有一回,他就发现,女厕所前排起了长队,“我们进行了大数据分析,得出结论,故宫女厕所应该是男厕所的2.6倍,所以我们设立女士专用卫生间”。

  黄永玉老先生曾是故宫常客,那时的故宫卫生间像是“流沙河”。他也对单霁翔抛出过一个问题:现在的故宫卫生间怎样了?单霁翔说,当然是干净整洁,欢迎大家来参观。考虑到带孩子参观的不便,故宫还设立了母婴室。

  坐下休息的地方少,单霁翔说,故宫做了一大批实木椅子供参观者使用,既实用又便于打扫。此外,还设置了严苛的标准,保证故宫地面上干干净净。

  “人们说大殿怎么是黑的?我们解释这是木结构建筑,不能长期灯光照射。”话是如此,但单霁翔还是决定要“点亮”紫禁城,经过反复研究实验,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采用LED冷光源,三大殿都被照亮了,“人们看得更清楚了”。

  “当然,我们也没法偷懒了,宫殿俩礼拜就得打扫一回,不然脏一点儿观众就都看见了。”他乐呵呵的打趣。

  拆违建,消除安全隐患

  上任后,除了改善参观环境,单霁翔就注意到,得努力消除故宫安全隐患。

  他老老实实走遍了故宫九千多间房子,看到的是躺在地上的兵马俑,还有犬牙交错的市政基础设施,“有两百多间房子里都是空着的大箱子,文物挪进库房,箱子就这么摆在这”。

资料图:单霁翔。中新社发 刘关关 摄

资料图:单霁翔。中新社发 刘关关 摄

  很快,故宫建立了三个大型箱子存放库房,腾出了那些古建筑,清理了堆在炕上的褥子、门帘子,熏蒸消毒后放进专门的织绣库房。

  坤宁宫旁的一个小佛堂以前堆满杂物,后来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两个星期的大扫除后,非开放区域的杂草也被拔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