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挖掘机-中国工业三十年

2019-10-09 19:46:27 51

摘要: 这是我们前行时不屈的历史,也是我们民族奋斗的史诗。

  

  1982年,张瑶全家从黑龙江北安市,随工厂迁到了河南许昌。

  张瑶那年还不到一岁,父母所在的军工厂原先是1921年张作霖于沈阳所建,由于规模扩大,从她爷爷那辈开始,分出一波去了黑龙江北安,名叫庆华机械厂。1982年因中苏关系紧张,负责制造50式冲锋枪、54式手枪、56式冲锋枪等轻武器的庆华机械厂举厂搬迁,选址在了河南省许昌市河南农大旧址,编号126厂。

  于是到了1982年秋,张瑶全家随厂兴高采烈从东北去了河南。

 

中国工业三十年


 照片最右边还在吸奶瓶的就是张瑶,这是他们全家到达河南时的情景

  据张瑶回忆,当时兵工厂有2000多名员工,加上家属一共6000多人的小世界,各家都是双职工,工资开始时只有20多元每人每月,但待遇好得出奇,1980年还在东北时,厂里职工家家户户就有了当时非常奢侈的电视机、烤箱、收音机,到许昌后,厂里定期用火车从东北往许昌厂里运物资、粮食,粮票也给得充裕,逢年过节,鱼、米、油都发放齐全,每家每户都分配有楼房或者平房,厂里每天只要一放音乐,大人小孩集体从家里涌将出来,大人去厂里上班,小孩去上学,工厂什么都管,幼儿园刚出生的宝宝都可以托管在里边,子弟学校系统齐全,有自己的幼儿园、小学、初中、技校,后来有了自己的高中,每年寒暑假都是很多人一起结伴回东北老家,因为是一个封闭的久居环境,人情累积,家家户户都相处得特别愉快。

  这座工厂被四面大墙围了起来,周围都是河南农村,工人们颇有些优越感,不怎么和周边的农民来往。

  然而126军工厂的工人们并不知道,这种铁饭碗的好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就在张瑶全家奔赴河南的那一年,在遥远的国土南端,日本人大坪昌二赶到深圳蛇口赴任。

  蛇口工业区是招商局(李鸿章洋务运动时设立)想出来的名堂,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袁庚提出利用香港的资金、技术和国内廉价的土地、劳动力的有利条件,创办工业区,1979年破土动工蛇口工业区,当时的方针是“产业以工业为主、资金以外资为主、市场以外销为主”,1979年只引进了2个项目,获得投资2000万港币,到1982年就引进了15个项目,获得投资1.1亿港币,在这些项目中,雇工人数最多的企业就是日本的三洋电机,大坪昌二就是在此时来到深圳蛇口的。

中国工业三十年

  
1983年的深南路(何煌友摄)

  大坪昌二对当时的深圳印象深刻,他说“水、电等设施正在建设中,经常遇到因不能及时满足急剧增加的需要而发生的停电停水的现象”,以致“从日本来的三洋本部的领导们在视察工程时竟因突然停电吓出一身冷汗”。

  不仅仅是电力供应不上,打电话都必须到香港,传真要通过香港中转,当时的蛇口是在完全不具备工业发展基础的条件上硬着头皮搞起来的。为了留住外资,深圳进入了疯狂的基础建设投资,我们第一次听到“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样的口号。

  为了解决工业发展的能源动力瓶颈问题,深圳市率先用BOT模式(Build-Operater-Transfer)引进外资兴建了沙角B电厂,由于是个新模式,上面迟迟未批,深圳市政府等不急了,干脆边批边建,1987年电厂投产,每天能提供1100万度电,是1984年全市用电量的十几倍,大坪昌二再也不担心上班时突然停电了。

  与人们通常印象中去往南方打工的凄惨遭遇不同,最早蛇口工业区的普通工人工资在当时的中国算得上金领水平,蛇口当时有个凯达玩具厂,陆丰妹子黄月洪从1988年在这里一直做到工厂解散,据黄月洪回忆,工厂包吃住,转为正式工还享有迁户口等各种福利,基本工资350元,加班另有200港币一月,当时全国普通职员工资不到100元人民币,蛇口工业区普通工人的收入居然是普通人四五倍(但进去工作也非常难,一是要有合法的边防证,二是你得有熟人认识行政部的人,三是要支付400元介绍费给行政部人事),到1990年代初,凯达厂女工的人均收入达到了1000元,加班厉害时能拿到1700元,而上海市资料显示,1992年社会平均月工资不过356元,凯达厂的女工的收入是上海普通职员的5倍。

  2018年上海市平均工资是7832元(官方数据),放在今天,凯达厂女工约相当于4万一个月。

 

中国工业三十年

 
1980年代神一样的凯达玩具厂